x

Login

Remember me
Forget password ?

Or via social

x

sign up

香颂经典 旷世传奇-电影《玫瑰人生》原声赏析

  08-23 15:36       187    

《玫瑰人生》的旋律早已经是耳熟能详,对于皮雅芙的生平传奇也是有所耳闻,但是,当我听到电影《玫瑰人生》的这张原声的时候还是由衷的喜欢和期盼。 电影原声带大碟汇聚了Edith Piaf 的经典唱作与电影中的原创音乐。在歌曲部分精挑了包括了La Vie En Rose (玫瑰人生)、Non, Je Ne Regrette Rien (不,一点都不后悔)、L'Hymne A L'Amour (爱的礼赞)、Milord (我的老爷)、Padam Padam (心跳的声音)等Edith Piaf 歌唱生涯11首深具意义,同时也是法国香颂音乐的旷世经典杰作。电影的原创音乐则是由纵横电影、电视、古典、广告界的英国音乐家Christopher Gunning 担任谱写、创作,Christopher 赢得3座英国影艺学院最佳电视音乐奖与3座英国词曲创作学院的Ivor Novello 奖,他为Martini 酒类产品所创作的音乐更是风靡全球超过30年的广告音乐经典作,在《玫瑰人生》一片中,他以钢琴、手风琴、人声与管弦交响乐作为创作的元素,他透过幽静、深沉、凄美的钢琴独奏,飘荡着幽暗、宿命气息的弦乐,在衬上香颂音乐中常见的手风琴乐声,细腻的用沉静与悲伤的音符诉说这位传奇女歌手的一生。原声带同时辑录了在电影中为女演员担任歌曲演唱的女歌手Jil Aigrot 所灌录的Edith Piaf 名曲。 作为第57届柏林电影节的开幕影片,此片颇受好评,“小云雀”的传奇人生、经典的香颂音乐、演员的精彩表演以及对于昔日巴黎人们痴迷手风琴和声色夜总会生活的怀念,都包含其中。我很期盼看到此片的原因还有一个是扮演“小云雀”的法国女演员玛丽昂·歌迪亚 Marion Cotillard,看过了《两小无猜》绝对会对她过目不忘,在《大鱼》和《漫长的婚约》中也频频见到她的面孔,据法国《世界报》的评论:“她对皮亚芙的精彩演绎超乎我们的期望。” 歌迪亚将皮亚芙具有的巴黎人的粗哑腔调,以及最初街道表演时的活泼性格,以及后来荣誉满身的狂热表演。后来吸毒酗酒,身体日渐衰弱演绎得十分到位。 皮雅芙的声音背后有着故事,浪漫与悲情,贯穿她的一生。在听了几个翻唱的玫瑰人生版本后,还是最钟情与皮雅芙的原版。 EDITH PIAF,原名EDITH GASSION,1915年12月19日出生于巴黎。父亲Louis-Alphonse Gassion是一位街头杂耍艺人,母亲Anita Maillard是一个卖唱的歌女,艺名叫Line Marsa。ANITA是有卡比利亚血统的后裔(北非阿尔及利亚地区民族,也称柏柏尔人,在依比利斯半岛活动、流浪者很多),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父亲从军,母亲在街头卖艺讨生活,根本无暇照顾女儿,EDITH在幼年时,只得与在诺曼底的奶奶Aïcha相依为命,在乡间,她度过了快乐的几年幸福时光,---她少时唯一快乐的时光!。 战争结束后,父亲把她接回身边,她的童年并没什么幸福可言,为了生活,他们的草台班子在全法国流浪表演(大家可以读读都德的《小东西》就可以一想流浪艺人的艰辛),可怜的EDITH,早早领略了生活的艰难,在戏班子里是不会有闲人的,父亲登台前,小EDITH就要把他的礼帽准备好。。。 可能是家庭的遗传,她天生一副好嗓子,随着年岁稍长,她也会客串上几只小曲,渐渐的,她正式成了戏班子里的一员。15岁的时候,她决心离开父亲,独自去巴黎闯荡。 1932年,她与同为流浪艺人的Louis Dupon(艺名P'tit Louis)同居,并在一年后育有一女,Marcelle,可怜的是两年后,这个女孩因脑膜炎而夭折。 Edith继续在Belleville、Pigalle等街区卖唱,直到有一天,Louis Leplée,巴黎最优雅的酒吧之一le Gerny's(坐落在Champs-Elysées上!)的老板无意间听到这个年轻姑娘的演唱,立刻被这个娇小的姑娘的嗓音迷住了,他立刻签下了她,并为她改了艺名Môme Piaf(在巴黎的切口,黑话中,这是小鸟的意思)。这个艺名,配合她1M47的身高,确有种楚楚可怜的感觉。就是这么个来自苦难家庭的小鸟,以她曼妙的歌喉,在两次大战间征服了整个巴黎和法国,几乎立即登上了荣誉的顶峰。。。 她与Louis Leplée过了几天幸福的日子,Louis对她宠爱有加,并在36年为她录制了第一张唱片Les Mômes de la cloche(土语“乡下姑娘”的意思),遗憾的是,苦命的Piaf总是那么不幸:同年4月,Leplée被人在自己的家中谋杀!由于她与他的密切关系,PIAF被警方传讯,媒体大报小报大肆渲染这段“传奇”,不过,在她的一个仰慕者Raymond Asso,知名的冒险家,荣誉勋位获得者,的帮助下,她很快摆脱了关系,离开了le Gerny's。Raymond Asso对她非常体贴,应该说是在Raymond Asso的引导下,PIAF才慢慢脱去乡下女孩子的土气和在市井阶层沾染上的俗气,最终成为我们今天熟悉的EDITH PIAF。在女作曲家Marguerite Monnot的协助下,Raymond Asso为PIAF献上了一只歌Mon légionnaire(日后SERGE GAINSBOURG也为PIAF改编过一次这只歌),这只歌后来成为PIAF第一只保留歌曲。 37年,Raymond Asso成功的说服当时巴黎最有名的CLUB,l'ABC与PIAF签约,于是23岁的Môme Piaf重新改了艺名为Edith Piaf。她在强光的照射下,一副迷茫的神情,似乎困苦无助的样子,头发凄凄,嘴唇腥红,双臂沿着起奏的黑色毛衣下垂。这个以前的乡下小妞,曾经满城风雨的小鸟能成功么?而当她开口一唱,巴黎便醉倒了。。。 这一年,她拍摄了第一部电影,Jean Limur导演的La garçonne,几个月后,第二部Bobino. 40年,她与戏剧演员Paul Meurisse同居(大约2年),后者优雅而不失谦谦君子的风度,他教会PIAF很多东西,特别是如何得体的处理社会上的种种问题。 剧作家Jean Cocteau为他们两度身编写了一部话剧Le bel indifférent,在夫婿及Jean Cocteau的帮助下,PIAF的表演获得极大成功,这部戏也激发了她对戏剧的兴趣,展现了她表演的天分。随后,两夫妻一起出演了Georges Lacombe的电影Montmartre sur scène,在这次拍摄过程中,PIAF与电影音乐作者Henri Contet结下特殊的友情,后者后来成为她最主要的词曲作者。 二战期间,PIAF以其自己的方式反抗占领者:不顾德国人的警告,坚持与犹太音乐家合作并演出。此时的她已经很成熟了,不单指其性格,而且她的艺术表现形式,她与社会方方面面协调的能力,都已驾御自如。她巧妙周旋在各种势力间,利用自己的经验和成就,实现自己的意愿。一切都如她的愿,甚至还有爱情。 44年,初到巴黎的毛头小子YVES MONTAND闯入了她的生活。年过30的她不顾一切的爱上了他,成了这个乡下孩子的保护女神,引路人。可能与YVES类似的幼年生活经历,使她对YVES既有情人的热爱,也有一种近乎母爱的情感。她为把自己的制作团队介绍给YVES,她的御用作曲家Henri Contet为后者写出了YVES最早的名曲Battling Joe及Luna park。她一步步将小伙子引入社交界,指导他阅读,交游,使他很快与巴黎融入一体。45年,她与Montand合演了电影Etoile sans lumière(Marcel Blistène导演)。 45年以前,PIAF只有一首有影响力的歌曲是由她自己填词的,那就是La vie en rose,(Louiguy作曲),起初这首歌被她周围的人认为意识太超前了,不会受欢迎,但结果呢,今天这只歌已经几乎成了CHANSON的代名词。遗憾的是,由于SACEM(词作家及曲作家协会)不认可PIAF的写作才能,这首歌的作者最初是以PIAF与Louiguy联合署名的---当然在PIAF一生中,先后创作了80余首自己的歌曲,那是后话了。 46年,PIAF注意到年轻的创作歌手组合COMPAGNONS DE LA CHANSON,非常欣赏他们的才干,为了自己与YVES着想,她设法将他们网罗到门下,专为她和YVES写歌作曲,在她的促成下,发行了一张专辑Les trois cloches,YVES借此获得1000000张的销量,赢得极为辉煌的成就。但不知什么样的原因,这一年,她与YVES莫名地分开了,也许她预见了YVES不可限量的未来,所以选择了悄悄的离开。。。 也许是为了散心,她在47年第一次赴美国开演唱会,将COMPAGNONS DE LA CHANSON一并带了过去。这次新大陆之行对PIAF,这个Belleville街边长大的卖唱女孩实在是一次挑战:在纽约Playhouse最初的几场演出只能算失败,美国佬并不了解这个女人,当然,语言也是理解的障碍,在读完纽约最大的一份日报对她演出极富益意的批评后,她决定继续留下来,不过,她把演出场地搬到了Manhattan,在最有名的酒馆--- Versailles。这下,大获成功。一周后,她决定将演出延长到了4个月,并在以后的岁月里,定期地到这儿演出。纽约之行除了打开了新大陆的市场,还有两个收获:与演员、歌手Marlène Dietrich成为终生的好朋友,同时,与著名的拳击手Marcel Cerdan堕入情网,这段拳王与歌后的爱情故事成为47年代大小报纸津津乐道的话题。Piaf 与Cerdan的幸福是充实的,他们从事的不同领域使他们之间的关系一点也不用担心争吵,她与Marguerite Monnot合作为爱人写下了著名的CHANSON:L'hymne à l'amour,她的又一首不朽的经典。厄运似乎总不愿远离这个不幸而成功的女人,49年10月28日Marcel Cerdan突然因空难而故去,使这段传奇变成了悲剧,巨大的打击使PIAF在有生之年,再也没有真正地解脱出来。。。 PIAF由此,彻底的变成了一个神秘主义信徒(mysticisme),甚至宿命论者(spiritisme),她爱的男人,总是被神秘的意外从她身边被夺走。。。 不过,这个坚强的女人并没有停止工作,50年她返回巴黎,在Pleyel继续演出,这一时期,年轻的词曲作家CHARLES AZNAVOUR成了她身边的“全能人”(homme-à-tout-faire),他的秘书,司机、知心人(confident),事实上,自45年起,她就开始利用自己的影响在帮助CHARLES,只不过,她没有象帮助YVES或Les Compagnons de la Chanson那样提携CHARLES罢了。可是,忠实的Aznavour依然对她念念不忘,为她写下Jézébel、Plus bleu que tes yeux等优秀的歌曲。 1951年,PIAF再次找到了新的保护人,年轻的美国舞蹈演员,歌手Eddie Constantine,这段故事仅仅维持了7个月而已,神秘的事件再次发生了:这回是她自己,她连续遇上两起交通意外,其中第二次差点要了她的命,治疗过程中,她染上了毒瘾,自此再也未能从这个可怕的嗜好中挣扎出来。。。 连续的打击,使她沈迷于毒品与酒精,严重损害了她的身体。。。 她似乎想借助婚姻改变命运,1952 年7月 ,她与歌手Jacques Pills举行了她一直梦想的第一次正式的婚礼,婚后,双双赴美国演出,在new-yorkais酒馆演唱时,她演出了Jacques Pills为她写的几首作品,那是她第5次赴美演出,当然,让她打开新大陆之门的Le Versailles依然是必去的,在那儿,她演出了夫君及乐坛新人GIBERT BECAUD为她而写的新歌Je t'ai dans la peau,另一首日后她的经典。这一年她经历了几次毒品不良反应,她的身体情况非常糟糕,但也在这年,她达到了她个人艺术事业的最高峰,演唱会、电台SHOW都给人们极大的惊喜,但随着她在各处巡演,她糟糕的身体几乎拖垮了她,53-54年,她不得不闭门修养。但是,当55年接到在奥林匹亚剧场(所有歌手的圣地)的邀请后,PIAF再次焕发出令人惊奇的激情和能量,不顾衰弱的身体,投入了演出的筹备工作。 这次演出获得极大的成功,鼓舞了她继续演艺事业的信心,她决定再来一次跨越全美的巡演,这次演出的起点,是巴黎音乐人的圣殿;奥林匹亚,终点,是在纽约的古典音乐圣殿--卡乃基音乐厅(Carnegie Hall),她的声誉到了顶点,一个无可争议的国际巨星。 回到巴黎后,她连续在奥林匹亚演出了2个月,曲目包括翻唱自英文的L'Homme à la moto,Les Amants d'un jour。 她在大西洋上来回穿梭,在纽约、巴黎、南美间不停的演出,全然忘记了饱受毒品、醺酒对身体的摧残。。。 58年再次在奥林匹亚演唱会上,她演出了她另一首最重要的作品Mon manège à moi。之后,她认识了歌手,曲作家GEORGES MOUSTAKI,,后者与Marguerite Monnot为她献上了歌曲Milord,结果,她与GEORGES竟然也发生了事故,58年的9月她与GEORGES,竟然又一次遇上了严重的交通事故。。。 随后,在纽约的演唱会上,PIAF糟糕的状况,使她倒在了舞台上。似乎预见来日无多,她拒绝了朋友们、医生的建议,坚持60年的奥林匹亚演唱会照旧进行,这次,她推出了新歌Non je ne regrette rien(Charles Dumont所写),演出给她带了持续的光荣,但对身体的损害,已经无法挽回了。。。 61年的夏天,PIAF结识了她生命中最后一个男人,Theophanis Lamboukas,她叫他Sarapo(希腊语 我爱你的意思),这个希腊歌手陪她走完她人生最后一段旅程。。。 这年7月,她接受了'Académie Charles Cros颁发给她的终身成就大奖。 62年的9月,最后一次在奥林匹亚献演,9月25日,在巴黎铁塔,她为全巴黎演唱了Le Jour le plus long,她的光耀无与伦比。 10月9日,她按照东正教的教规,嫁给了Theophanis Lamboukas,她的Theo Sarapo。 63年1月,他们夫妻推出了她最后一首名曲,A quoi ça sert l'amour ?(一个不祥的名字---「爱情有何用?」) 4月,这个不屈的女人终于倒下了,最后的岁月是在南部的噶纳附近的海岸度过的。63年10月11日,与她的好友剧作家Jean Cocteau同一日离开人世。丧礼于10月14日在巴黎举行,数万名歌迷步行跟随至拉雪兹公墓(Père Lachaise),直至今日,她的目前依然每天被崇拜者的鲜花缀满。。。 1996年,一场名为Piaf je t'aime的演唱会在巴黎举行,她的许多歌曲已经深深融于法国人的生活。。。 1997年,Charles Aznavour利用当代科技,制作了他与已逝去的她的声音的经典Plus bleu que tes yeux,掀起了一股翻唱她的名曲的浪潮。事实上,自她离开我们,无数的国际巨星翻唱过她的作品,比如Louis Armstrong,比如Joséphine Baker,比如Marlene Dietrich,比如Liza Minnell,比如SERGE GAINSBOURG,比如JOHNNY HALLYDAY。。。 2003年10月11日,在她逝世40周年之际,巴黎市长Bertrand Delanoë为她的一尊雕像举行了揭幕式,雕像的位置,就坐落在Tenon医院边几米的地方,在那儿,1915年,EDITH出生的地方。。。 琵雅芙,出生于1915年,本名为埃迪特·嘉斯森,她是一名杂技演员和一名街道歌手的女儿,童年家境贫寒,由街头卖唱起家,最终登上纽约卡耐基音乐厅,成为一代香颂女王——法国最著名的流行歌手。夜总会老板从道街角落里发现了这名音乐奇才,并为其改名为拉·莫姆·琵雅芙(意为小云雀),琵雅芙是将多愁善感、幽默和严酷的现实主义极好地结合起来,她是法国传统歌曲的化身。熟悉法国音乐的朋友应该知道琵雅芙在法语乐坛上书写过多么浓重的一笔,伊迪丝·琵雅芙的人生就如她最知名的歌曲《玫瑰人生》一样,她曾经活得像玫瑰一样绚丽,但也免不了无声的凋零。《玫瑰人生》一片就是完整记录她传奇一生的音乐传记电影,在一首又一首她的动听歌曲《爱的礼赞》(Hymne L`Amour)、《玫瑰人生》(La Vie En Rose)、《如果你爱我》(If you love me)陪伴之下,我们从中能够窥探她的生命历程。从童年到在歌坛崛起,从最高点再跌入谷底。尽管她的梦想一再遭到粉碎,但是,Edith 的歌唱才华还是吸引了乐坛有心人的注意,努力的栽培她,Edith 宛如撕裂了自己的灵魂,听似坚强,犹带悲伤、脆弱的情感歌声终于在1930年代后期开始震撼全法国。现在让我们重归经典,在闪烁的镁光灯前,聆听那个法兰西时代的乐坛标识. 专辑曲目: 01. Heaven Have A Mercy 02. Milord 03. Rien De Rien 04. La Foule 05. Cri Du Coeur 06. La Vie En Rose 07. Padam Padam 08. Mon Dieu 09. L'Hymne A L'Amour 10. Mon ManèGe A Moi 11. Non, Je Ne Regrette Rien 12. L'Eveil 13. Mon LéGionnaire 14. Lisieux 15. La Mort De Leplee 16. Apparition 17. L'Abc 18. Mon LéGionnaire/L'Arrestation 19. L'Idylle 20. DernièRe Nuit 21. Mon Homme 22. Les M?Mes De La Cloche 23. Les Hiboux 24. Fascination 25. Il M'A Vue Nue 26. La PoupéE 27. La Vie En Rose